超越多语言和走向多元文化教育

克里斯托夫-泽维尔·克里瓦兹

欢迎阅读我们最新一期的时事通讯!

今天我想分享我对我国的一个特点的看法:多语言教育及其对超越的承诺——多元文化教育。瑞士拥有 860 万人口的四种国家语言,是儿童多语言教育的理想场所。学习一门新语言可以增加大脑的弹性,而理解一个新的语法系统可以提高逻辑和数学技能。然而,多语言教育不仅仅意味着学习用另一种语言进行交流:它引导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一切,从解决日常生活问题到寻找创新解决方案来应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所带来的挑战。这就是我相信瑞士走得更远的地方,我们提供的教育的多语言部分是其卓越的关键因素。

我的职业活动让我能够环游世界,当我开车驶出里约热内卢的 Leme 隧道时,或者当我进入汽车收音机听到“A garota de Ipanema”时,我不禁微笑并回忆起我的少年时代在伊斯坦布尔打车,询问司机他是否支持加拉塔萨雷、贝西克塔斯或费内巴切。那些时刻让我感到宾至如归,并与当地文化紧密相连。让我回溯几年……

在寄宿学校的那几年里,我有幸获得了特别关注现代语言的高中文凭。学习语言使我能够发展上述技能。但是,我还应该强调所有其他技能,这些技能是我多年的寄宿让我发展的。

我和来自 100 多个不同国家和 100 种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一起上学。听这些学生说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在滑雪坡顶吃热巧克力,在湖边散步或在校园里漫步,这些都是我一生中最有影响力的经历。在这些对话中,我了解到什么构成了每个国家及其人民的独特性,以及我喜欢称之为“国家生态系统”的定义。

在寄宿学校的晚上,我发现了其他社会结构并品尝了其他烹饪传统。我开始接触巴西的 Bossa Nova,了解土耳其人对足球的热情,同时分享我自己的出身。我学会了尊重父母教给我的价值观,不一定与其他父母教给孩子的价值观相同。从那时起,这些见解使我能够结识来自其他背景的人,而无需做出判断。

如果没有这种登机经历,我将永远无法对人类行为产生适度的理解,也无法以同样的方式与他人互动。如果不自命不凡,我将永远无法发展我所谓的某种“社会智慧”,我认为这对我们青年的未来至关重要。

我在寄宿学校的岁月让我在真正访问它们之前发现了这些国家,并在与它们面对面之前发现了文化。三十年后,那些快乐时光的美好回忆仍然伴随着我每次环游世界。

Swiss Learning 期待在 2022 年与您会面,并更多地告诉您我们为何相信多元文化教育,以及多语言教育、寄宿学校、学校和家庭网络以及代表机构如何为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做出贡献。

克里斯托夫-泽维尔·克里瓦兹

瑞士学习创始人兼总监

× 我怎么帮你?